清宵半

长城的守望

  (嗯,其实呢,这篇文章呢,我想圆一下李白白与长城守卫军是怎么相遇的梗,还有白龙绕苍穹的梗|ω・)嗯……小学生文笔的我,只能写成这样啦ヘ(_ _ヘ)还是希望喜欢信白的友友们不要喷啦~如有不足还请多多指点啦_(:з」∠)_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长城暮歌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逐鹿中原定王侯,青丘野火断情愁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长城仰空疑龙盘,暮曲遥闻似狐鸣

长城,自嬴政统一天下起开始建造,成为抵御匈奴的庞大防御工程。而在长城,这么一个宏伟的防御工事上,曾经有着那么一群保卫故土的英雄,他们一腔热血洒在这片荒凉的大地,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,他们威武不屈,因为他们也同样拥有着,一份属于自己的信仰与传说……

恍恍惚惚的,离逐鹿之战也过去了好几千年,那场大火之后,青丘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欢畅,一曲高歌,失去一段往事;一厢离愁,忆起一缕愁容。青丘狐从此成了传说,那片美景,也从那是化为乌有,依旧富饶的土地可却没有人敢再次踏进半步,因为传说天空有一只白龙,不分昼夜的盘旋着,一直守卫着,这片荒凉而又富饶,同时充满着回忆的故土……

那场大火,狐狸并没有打算离开,他打算与那片往日的美景一起葬送,当他躺在那片昔日与白龙饮酒的故土时,却不争气的流下了眼泪,他以为自己忘记了白龙,可狐狸似乎越想忘记,却记得越清晰,他开始痛恨白龙的背叛,又悔恨没有跟随白龙,可一切似乎都晚了,一切都像是命中注定,“我和我的剑到此一游……”狐狸闭上了眼,可是命运和他开了个玩笑……

   可以干尽,无法杀绝

  “这,这是哪?”狐狸艰难的睁开了眼。

  “这是长城。”守约叼着根草,坐在一边。

  “为什么我会在这……”狐狸,扶着头,头还在隐隐作痛。

  “是他救了你啊”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站在了一边,却很和蔼的看着狐狸笑着,用头向守约的方向点了点。
“呵,那谢谢你了,小狗崽”狐狸笑着说  
   
   “我是狼!”

“我说是狗就是狗!”

“你才狗崽子,你全家都是……”

  “都别吵了,再吵都丢出去!”彪悍的人生不需要那么多的解释,“想活命,就少说话,紧跟着我。”说完,便也就离开了。

  “狗崽子,这女人谁……”狐狸愣了愣,声音不自觉的放低问守约。

  “我们老大,霸气不”守约颇有得意的笑着说。

“是,是蛮凶的……”

“她可没那么凶,不过你们最好还是老实点,对了,小狐狸,你还是安心养伤吧”大叔拍了拍狐狸的肩,笑了笑,走开了,“守约,有时间带他见见他的朋友吧”

  朋友?我还有朋友吗……狐狸苦笑了一番,白龙走后,狐狸似乎都很少笑过,一篇诗,一斗酒,一曲长歌,一剑天涯,似乎成为了生活,也似乎成为了全部,多想再见他一面,至少,也要道个歉啊。真想再看看他,真想向以前那样一起不醉不归……

龙,除了你,谁还能接我一剑?

永恒与刹那间,隔着的不止是狐狸的剑,似乎还有那守望着的白龙,与就在彼岸的狐狸,他们隔着的不止天空,还有各自为安的心。

  “喏,白龙一直都在那盘旋,听说自青丘烧毁之后一直在那”守约似乎很认真,又不那么认真的说,转过脸,望着狐狸“狐狸崽子,去不去见见他?”

在远处的天空,乌云密布,可却能清晰的看见一只白龙,在中盘旋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。

  “还是不去了吧……”狐狸被守约这么一问,却显得不知所措。明明那么想见他,为何,为何……

  “狐狸崽子,还是去道个别吧,人家找你找了那么久,总不能违约啊”守约假装严肃的说“我跟你说啊,我就因为违约和弟弟走散了,还……”

  “行了,狗崽子,这故事你不知道说了多少遍,我该怎么做,我知道,身作方舟,魂渡彼岸,我想,我不急着去见他”风吹过长城,带着些许凉意,天色渐渐变得暗淡,长城的将士们唱起了暮曲,那古老的,关于青丘狐与蛟之龙的暮曲。

“哎……”

“狐狸崽子谈什么气啊”

“没事……”

“晚上天冷,别着凉了。”大叔走过来,给狐狸披上了大衣。

“喂,苏烈,怎么只给狐狸崽子啊!”

“今晚该你执勤了!”

“ ……”

狐狸笑了笑,好久没这么放开过了,白龙,你不在,我想我依然过的挺好,还是有人会在意着我的生活,我想,我们没必要再见。狐狸望着天空,白龙依旧盘旋,没有停歇。黑夜悄悄的降临,没有人知道明天,也没有人可以改变过去……

次日,狐狸丢下一封信,便就离开。

信上,只写了一行字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旅途,永无止境。

大家都已清楚狐狸的去向,寻思着,以后,暮曲中的白龙,是不是也会成为传说……
 

我们

我们第一次相见
你的美尚未入我双眼
未曾目见娇艳如红颜

我们再次相见
你化阳光温暖我的世界
此刻怦然却见蓝颜贴切

后来的我们
依旧热爱对方的笑脸
觉得路过不能成为终点

最后我们的相见
你挽着我的衣袖走远
那一刻我感觉拥有了世界

下次的相见
虽然没有期限
我知道你的思念
更清晰那似远非远的期限

我从未占有世间的一切
自由是翩翩的蝴蝶
我只是一个
保管记忆的少年
我只愿为你
守护我的全世界

理想今年你几岁

(嗯,好久以前写的了,也不知道好不好……)

记得你问我,我为什么喜欢你,为什么把你当成我追逐的理想,我想了很久,只是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和答案,我廖廖几笔回忆了我们的回忆……我想给你一份我理想的承诺书……
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你穿的是一件粉色的衬衣,那也是后来发现的,我进到班级,你就在一个离我最近,却又让我没法注意的位置,直到听见你的声音,我才注意到你,像理想中的姑娘,有种特别的亲切,可能是错觉吧,没人知道,也没谁记得。我只是记得那个时候彼此世界的主角似乎都不是彼此罢了。
坎坷的夜路,如果是我一个人,我肯定不会走,即使有你,我也会担忧,我不止一次的打着退堂鼓,你却告诉我,往前……往前……直到看不见了路,倔强的你还是打算向前,我懦弱的还是选择回头,你只是淡淡的说着,前面一定有路可以到家……你怯怯的拽着我的衣袖,像一只高冷的猫,却又在选择去相信一个忠厚的人,高冷的不敢让我碰触,却又可爱的让人恩宠,你似乎就是我理想中的姑娘,在我胆怯时给我指明了方向,给了彼此一份向往,你就是理想的姑娘
“看,他们在干嘛,咦,大庭广众之下,居然如此,诶,你是她弟,你不去管管啊!”我只是坐在后面,勉强斜了斜嘴角,说“只要她能够开心,我干嘛去管那么多,我又没有那权利,”就这样看着,心里想着,以后的我可不能这样,失足轻重,连一个拥抱都要躲着藏着的,眼睛只是盯在你的手上,多好看的一双手……一分钟,两分钟,五分钟……铃声响了,铃声响了……
铃声响了,你松开了我的衣袖,接通电话,黑夜的路上,我突然觉得失去了灯塔的照明,你有没有感觉到,我当时的思绪,和淡淡的哀愁,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彼此留下一份清纯的距离,不,这么黑的路,你会不会像我一样慌张,你会不会也像我一样很迷茫,我会不会成为你理想的地方,为你写下最美好的篇章,可是这样会被拒绝吗……“把手给我”我想了很久,我还是决定去牵你的手,我还是选择去追寻理想的你,理想的梦,你轻轻的挽着我的衣袖,静静的静静的,陪着我,陪着你,这或许就是理想中的姑娘,陪着我追逐梦想,陪着我回忆远方,你就是理想的姑娘
“那,你一个人回家小心点,我们去上网了啊”“嗯”“一定要注意安全啊”“嗯”丢下你一个人,丢下我全部的理想,我也会感到惆怅,只不过,没有多余的负罪感,我的任务只有这么多,我没有别的权利也没有别的义务,让理想孤单,心会不会也很孤单……只是我愈走愈远,还不时回头看着愈来愈远的站台,愈来愈模糊的你的身影……
“你从那条路回去吧”你指了指另一个方向的道路,告诉我,那条路我可以回去,可以早一点早一点到家,“不行,我得送你回去,你妈可是发话了的”如果没有说,我又怎么可能舍得你一个人走完余下的道路,理想就这样让一个人选择守望,我怎么会忘记你,你对我多么重要,我自己都不知道,因为我还没有拥有过,这么宝贵的财富……
那夜下着雨,我故意的躲在了你的伞里,我只是想看看你,也不能说出什么原因,只是想离你更近些,好让我看看熟悉的你,我也只想看看你的眼睛,你是我理想的姑娘,你是我的理想姑娘……我还是淋着雨的远去,因为那个时刻,理想还没有让我们看清彼此熟悉的眼睛,我只是选择方圆几里的望着,在不必要的时候,装着,我的背影会逐渐模糊,我依稀记得,那夜的雨,好冷……
“那我回去了”“要不要打个车?”“我一个男生,有什么好担心的”的确,没什么好担心的,追寻理想,就要有着跌倒的觉悟,寒冷的风,或许更适合让我灼烧的理想能够冷静冷静,因为我们还是会站起来,因为理想让我们彼此一个眼神,也许就是一种慰藉;在我无助的时候或许你更深有体会……
我一直在想我们会不会一直走下去,我喜欢的,送你,我喜欢的,是你……
我们的理想还很年轻,还需要很多很多的努力,我们可能会有过一刻的恐慌,因为我们要面对的还有很多,我们的理想还很年轻,还需要更多更多的包容,因为我们要一起面对未来的坎坷……
我到家了,雨似乎还没有停的意思,你会不会看出我对你的追求……
我到家了,风似乎也没有留的意思,你有没有发现我对你的依赖……
理想是彼此的熟悉
理想是你给我的温馨
理想就是你,我亲爱的姑娘
我们共同畅游的未来
理想你今年,几岁……

李白白的范海辛_(:з」∠)_画的不是很好,但还是炒鸡帅(✪▽✪)

龙狐情

(第一次发,还是有些紧张的_(:з」∠)_写的不好希望不要喷咯~)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狐龙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狐白左青丘,吟曲伴客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龙信扰苍穹,逆天莫回头。

自盘古开天辟地一晃的数年后,世间万物渐渐活跃了起来,在那场最强盛的两个部落发生冲突之前,一切都如湖水般平静。
青丘狐与白蛟龙追随着蚩尤,过着自由安逸的生活,野性驱使着生命的狂与傲,狐鸣风啸,龙战于野, 纵行山河万里,肆意九州五岳。狐狸与蛟龙畅饮美酒,览万物之灵。
逐鹿之战前夕,黄帝一直反对着蚩尤的原始社会,希望自己可以带领部落的人创造一个和谐,安逸,保守的社会,不再遭受野兽的侵害,拥有高雅的文明,黄帝四处招揽人才与勇士,直到后来,他,遇见了白龙。
“和我一起去吧,狐狸”白龙端起碗,咽下一口酒。
“为什么要选择离开?”狐狸望了望这充满回忆的故土,端起碗一饮而尽,“我觉得现在挺好的。”
“难道你不想过更安逸的生活吗?”说完,白龙喝了一口,他不敢喝多,他害怕自己,还会忍不住留下。
“要走你走吧,我……我一个人也可以守着青丘。”狐狸站起身来,伸了个懒腰,背对着白龙,“你若要走,就请别在回来了,青丘之灵不灭,因为,我会留下。”
“混蛋,你应该知道,黄帝与蚩尤之间必定会发生一场战争,你应该知道,拥护黄帝的人占大多数啊!”白龙拍案而起,他害怕失去狐狸,可他知道,他无法说服狐狸,“好,你若不走,那就请你多多保重了!从此以后恩断,义绝!”白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后悔自己说出口,也痛恨狐狸不听自己的话,白龙愤然离席,自此离开青丘。
狐狸看着白龙远去的身影,猜,白龙只是说说气话,自言自语道:“恩断义绝吗?为什么不把送我的酒葫芦一齐带走。”他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,对着白龙笑着大喊:“ 青丘之民的灵魂不会永远漂泊,因为,他知道,白龙还在这里。”
白龙回过头,看见狐狸的笑容, 心里多少有些悔恨,爱恨痴狂,真的,抵不过沧海一笑吗?
逐鹿之战中,黄帝击败了蚩尤,黄帝并没有打算大赦天下,他宣布,所有与他为敌的部落,都将消失于这个世界。白龙慌了。
他连夜驰骋,赶到黄帝身边,愿意以自己在逐鹿之战的所有功名利禄,换取放狐狸一条生路,黄帝想了想,说道“既然白龙开口了,孤也没有什么好言,此事我便依你,但狐狸只能在青丘,不得去任何地方。”白龙允,便退下了,黄帝却露出了不一样的微笑。
那天夜里,青丘发生了大火,万物化为灰烬……而白龙却还在梦中考虑是否要回青丘,再与狐狸相见……
悲凉的苦曲委婉怅若,路过青丘的人何不哀愁叹息,“哎,曾经多么富饶的土地,如今,如今,诶……”路人留下的是叹息,百里外隐约又能听见狼的哀鸣。白龙再次踏入这片土地,却不曾有想,是在此时,他感到,仿佛自己亲手杀死了狐狸,他没有喝醉,却步履蹒跚的走到那熟悉的湖畔“狐狸,我们以前在这里可是说过,谁先离开都要守着他的坟墓啊,狐死,必首丘,狐死,必守丘!”白龙盘膝而坐,坐在曾经一起饮酒作乐的地方,他望着远方,他,看到了自己送给狐狸的酒葫芦静静的躺在那儿,白龙缓缓的起身,慢慢的走去,轻轻的拾起“呵,居然没有被烧毁,破碎的身躯可以修复,友情...也是如此么?”他回忆起往事,为何要听信黄帝,狐狸,你在何处,你是不是还在这?
死过一次,就没有多余生命可浪费了。
白龙飞上苍穹之上,他相信狐狸不会这么容易就死掉的,他在寻找,一直在寻找,他不相信命运所在之处便绝无动摇,他想逆天而行,改变命运所控之道,即便扰乱苍穹,扰乱秩序,也要找到你。狐狸,等我,我会找到你,这,只是时间的问题…… 我们之间又怎分比我,我们早已融为一体而不可分割,何必又要分离,我的就是我的,你的也是我的,记住了,狐狸……